笔趣库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库 > 吉诺弯刀 > 第九百八十章 结束语 下

第九百八十章 结束语 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(一)
  
      很多人从小并没有受过这样的教育,也没有听过这样的说法:文字,是天下公器。
  
      文字的基本功能,是教化社会人心,而不是宣泄自我的垃圾,也不是追求功名利禄的便捷工具。
  
      能够写出有连贯情节的篇章,或者能够写出文理通顺的句子,乃至于能做出花团锦簇的文章,这都不足以称之为文人。
  
      “文”的意思,就是无过失。
  
      历史上被上尊号为“文”的王,都是近乎圣贤的王,个人品德高尚,执政时国泰民安,社会风气良好。
  
      比如“周文王”、“汉文帝”。能够获得“文”这个尊号的王,历史上是非常之少的。就连唐太宗这样著名的圣王,也因为个人私德有亏,而不能获得“文”的评价。
  
      而文人,就是自己过失鲜少,而且能以文字教育影响别人减少过失的那一种人。
  
      所谓文字,就是读过之后,能让人的心灵更洁净,行为更少过失的字。
  
      这个“字”,从象形结构就可以看出,是让家里的小孩子来学习何为正确价值观、何为正确行为的。
  
      字,是上一代人类的智慧的传承和接续。
  
      文字,是神圣的。
  
      古时候,并不是什么人都敢于动笔写文章的,也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就可以拼凑一本书来流传世间的。
  
      如果你写的东西,不能对世道人心产生有益的影响,你是要负因果责任的。
  
      不明道理,岂敢随便动笔,为了一点点个人名利,就来污浊世道人心?
  
      (二)
  
      台湾当代著名散文作家林清玄先生在他的《菩提十书》中曾经多次谈到过知识分子的因果和作家的因果。
  
      读完之后,很受警策,我觉得极有必要摘录在此,希望有缘的人看到,对自己行为的后果,多少引起警惕心。
  
      林先生写到,他曾在山中修行,听到一位法师说过一个故事:
  
      有一个人,他生平并没有做过什么大的恶事,死后却堕入了无间地狱。
  
      无间地狱就是受苦无间断的地狱,每天受诸种大苦。
  
      他努力地回忆生前所造诸业,认为自己的罪不应该受这样的痛苦,他遂向狱卒抗辩:“无间地狱是犯五逆之罪的人才应落入,我生平并无犯五逆之罪(注:五逆是:一、杀父。二、杀母。三、杀阿罗汉。四、由佛身出血。五、破和合僧),为何受此重报?”
  
      “你前世以何为业?”狱卒问。
  
      “我前世是个作家。”那人理直气壮地说。
  
      “你写作时毫无净念,动机不纯,专写一些邪见、淫念、杀意、恶趣的事,引人堕入邪见,引人生起淫念,引人杀夫杀妻,引人诸行不净,这罪因不知使多少人因此结出五逆的罪果,这种罪比五逆还重大得多。”
  
      作家听了全身颤抖,不能自已,念起生前所写的作品,淫邪恶趣仿佛在目前,忍不住因害怕而跪在狱卒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“我现在知道错了,但是我什么时候才能出离这无间的地狱呢?”
  
      “最少要等到在世间,你的书完全消灭为止,或者你写过的犯有邪见、淫念、杀意、恶趣的每一个字都在人间消失为止。”
  
      林先生说:“听完法师的故事,思及我们世间的许多作家,正为着步入地狱作准备,我深深地悲悯起来,传播净见的作家到底在哪里呢?”
  
      在另一篇散文中,他又写道:
  
      法师告诉大家:“在地狱里是永夜的,众生不能见光,尤其是许多出家人和知识分子轮回以后就住在这无光地狱受诸种苦。”
  
      “出家人和知识分子在地狱?”林先生迷惑起来。
  
      法师说:“一般恶人下地狱固是业报,出家人出家后不好好办道,受众生的供养,不为众生行道说法,妄为出家,罪加一等,因此是要下地狱的。知识分子出生时根器较佳,应为众人师,为众人传知识开智能,但是许多知识分子不肯助人开示,死抱着知识,空来人间一遭,死后也难免堕落地狱。”
  
      林先生不由得感慨:“在这个人世里,我们有幸成为所谓的知识分子,应该怎么把知识和智能传播给大众,而在心情上又应该抱着多么戒慎恐惧的心情呀!”
  
      (三)
  
      这也并不是林先生一个人独有的领悟。
  
      台湾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也多次在开示中警醒大众,一个人著作等身,名利双收,未必就是好事。如果他写的文字不对,有人因看了他的文字而生起邪念,或者做了坏事,那么,他就要对这个人随后的不幸命运承担一定的责任。
  
      常常有人赞扬南老师学问如何如何了得,著作如何如何丰盛,而老先生自己,却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。
  
      他说:“正所谓著作等身,罪孽等身。”写得多,犯下过失的机会就多,罪过也就可能越大。
  
      在这些作家的身上,我们看不到对个人名利的孜孜以求,看到的,是对世道人心的深切关怀,他们日夜担心的,并不是自己能不能日进斗金,成名成家,而是社会人心是不是会变得更好,人们会不会减少生命中犯下过失的机会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