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库 > 乾隆四十八年 > 第三百二十一章 讨萨之战 五

第三百二十一章 讨萨之战 五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潘秀成带着手下的营长走进已经是断壁残垣的佐多麓内,在道路两旁休息的仙台藩足轻们看到北海军的高官过来了,连忙起身行礼。
  
  此时北海军的联络官走了过来,潘秀成开口问道:“战果如何?”
  
  “报告团长,抓获俘虏二百三十六名,死亡人数还在统计,有些被埋在了瓦砾里,也有的葬身火海,还有一部分逃走了,仙台军已经派出了人手正在追赶。”
  
  潘秀成点点头,随即好奇的问道:“有没有剖腹自杀的?”他之前听王远方提过一句,什么倭国武士动不动就剖腹自杀之类的。
  
  联络官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  
  二百多年不打仗了,岛国武士的武勇早就消失殆尽。剖腹?那都是混不下去的浪人为了要挟有钱人家才干的事;但凡是怕惹事的,都会掏钱恭送浪人大爷有多远滚多远。
  
  这年月武士剖腹都是藩主下令才会被迫对自己动手,一般还都是“扇子切”。拿把扇子对着肚子比划一下,再找个刀法好的当介错。没别的,太疼了!
  
  根据仙台军审讯俘虏后得到的情报,地头武士在第二轮炮击中就被炸的血肉横飞。这厮穿的实在太显眼了,无人机在侦察时很容易就发现了地头仮屋里的那群衣甲鲜明的家伙。
  
  结果第一轮炮击过后,地头武士虽然惊慌却巍然不动,于是在第二轮炮火的打击下,一院子的武士全都命丧黄泉。
  
  伊达村常为了震慑萨摩藩,对俘虏的大部分萨摩武士来了个砍头示众,还把人头都插在铁枪上,立在了佐多麓外面;搞得跟人间地狱似的。
  
  北海军上下则对此十分的腻味,人家都投降了,怎么还要杀?
  
  当晚,所有人马全都回到港口内驻扎。第二天一早,赵新来到了岸上,他在听取了对俘虏的审讯结果,了解到大隅郡的据点情况后,马上命令联军部队立刻朝“小根占”进发。
  
  惊雷号不会在佐多麓等待部队返回,赵新为了快速拿下大隅郡,便让邓飞带着虎吉的四团驾船往北,沿着海岸线去大根占。为了节省时间,赵新准备让四团独自拿下那里。
  
  根据得到的情报,整个大隅郡内共有五个外城据点,佐多、小根占、大根占、田代、牛根,而牛根还是大隅郡的一块飞地,中间隔着肝属郡。
  
  赵新的战略分为三个阶段。第一阶段是打下大隅国四郡;第二阶段则跨海攻击对面的揖宿郡,这样就封锁了萨摩湾的水路,然后攻占樱岛;到了第三阶段,估计仙台藩的援军也差不多该到了,然后便一路向北穿过始罗郡、桑原郡,最终拿下菱刈郡。
  
  如此一来,整个萨摩藩就被一分为二,而岛津家在日向国和大隅国的兵马也无法有效支援鹿儿岛城。至于岛津家会不会在始罗郡和桑原郡之间的平原地区集结大军,赵新一点都不担心,人多更好办事。
  
  在联军部队出发前,赵新把伊达村常请了过来。刚一进帐篷,伊达村常就见赵新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,身边只有一个警卫。
  
  “拜见赵王殿。”
  
  “请坐吧。亘理守,听说这次战事十分顺利,贵藩伤亡情况如何?”
  
  “感谢北海军的协助,本藩这次只有几人轻伤。”
  
  赵新点点头,皱起眉头道:“贵军有必要杀俘吗?一百多人啊!”
  
  看到赵新露出不快的神情,伊达村常连忙解释道:“赵王殿,这些人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乡士,在百姓中本就有威望。而且他们受岛津家恩情几百年,各家彼此缠根错节,就如本藩一样。若是放过这些人,本藩以后很难治理。”
  
  赵新一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,乡士掌握了地方的话语权,农民已经习惯了听从这些人的吩咐。仙台藩要是几万人大军压境还好说,眼下联军根本没有精力去派人治理地方。要是不把这些人处理了,前脚刚走后脚就要再度反叛。
  
  仙台藩能派伊达村常出来领军,这家伙就不会是个蠢货;他虽然没上过战场,可对于怎么治理地方却是个娴熟的老手。
  
  算了,随他们折腾吧!赵新随即让陈继山给伊达村常递上一个外观精美的木盒。伊达村常打开一看,里面是两只装饰着金色纹饰的“84型”左轮手枪。赵新表示这是礼物,送给对方防身之用;伊达村常则乐呵呵的感谢一番收下了。
  
  接下来,赵新便提出了一个主意,这让伊达村常差点蹦起来;因为他的提议是在占领地区实行“五公五民”的年贡税率。
  
  赵新为什么要这么做?这里就要说一下萨摩藩的税负了,由此才能了解到这个时代的农民和下级武士日子过的有多惨。
  
  萨摩藩所谓的表高77万石,实际检地只有72万石,按照江户时代每9斗6升为一石的计算,萨摩藩一年的收成是69.12万石。
  
  注意!69.12万石还是没去壳的大米,去壳后的出米率是百分之五十多一点,所以总共也就35万石,一下缩水一半。
  
  按照萨摩藩“八公二民”的年贡,公可以得到28万石,民只有7万石。岛津家的藩厅要从这28万石里拿走四成,也就是11.2万石;藩士们则拿到六成,即16.8万石。
  
  看着好像挺多是吧?别急,藩厅还要向藩士征税,每年收成的13%,于是藩士们手里就剩了14.616万石。岛津家眼下可是有十万武士啊,就算是均分,每人一年也不过才1.4石。这还别遇上灾年,要是有个灾荒啥的1.4石都拿不到。
  
  这特么哪够吃的!所以下级武士们一定得借钱、做工、做小买卖养家糊口。
  
  而岛津家自己,每年光是参勤交代就要花一万五千两金。三十三年前的宝历三年,幕府让岛津家承担木曾川的水利工程,一下就背了66万两金的债务。
  
  自从岛津重豪当家主后,借着对琉球的侵略,独霸了琉球的蔗糖贸易,再加上漆器等手工艺品贸易,这才让萨摩藩的巨额债务得以缓解;所以失去琉球对岛津家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。
  
  (诸位明白萨摩藩五百万两金的债务是怎么来的了吧?德川幕府对外样大名下手极狠。)
  
  赵新的建议跟他一贯的做法相同,武力开路,经济手段才是核心。不解决经济问题,打再多胜仗也没用。而战争的目的,往往都是为了经济利益。
  
  赵新的目的是菱刈金矿的巨大利益,而对仙台藩来说也是一样。什么狗屁的为主报仇,全是钱闹的!仙台藩自己就有三百万两金的债务,要不是垂涎琉球贸易,石川村文才不会请北海镇出兵呢!
  
  眼下北海镇给了仙台藩三百万的十年无息借款,打下萨摩至少能解决仙台藩一半的财政困难,再加上赵新允许仙台藩参与琉球贸易,石川村文自然就生出了和德川家掰手腕的心思。
  
  真当仙台藩怕北海镇啊?当然了,怕还是怕一些的。可如果仙台藩各家大佬没野心,干脆装孙子让幕府去扛好了。死个家主那都不叫事,后面一堆人排队等着呢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