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库 >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> 第385章 锅端走

第385章 锅端走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左经纶好演技啊。”何良远哂笑道:“今天这个消息,我们内阁三人都知道此事与王笑脱不开干系,全都故作不知。这其中,就数左经纶最是无耻,还‘马倒关、紫荆关丢了没’?呵,演。那些人是从哪到真定的他能不知道吗?”
  
  何正孝道:“那就是说……朝中都不敢惹王笑了?”
  
  “兵权在人家手上,还如何施展?”何良远道:“你以为卢正初去辽东是为了什么?老夫现在才看出来,他这一手高啊。逼虚就实,脱离京城这个死地,去握紧关宁军……以退为进,老狐狸。”
  
  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
  
  “我听说,王笑要出京主持北方四省的防疫,到时我自有布置。”何良远摆摆手,道:“先说眼前,这唐贼人马劫真定一事,你可有想到其中因由?”
  
  何正孝思索着道:“他要粮食?他和崔家联系过之后,崔家的粮价便开始降了。如今京中别的粮商都在坐等崔家的粮食卖光……但若让他从宣府把粮食运回来,今冬的粮价怕是涨不了。”
  
  “这只是一方面。”何良远道:“另一方面,王笑如今所谓的兵权还只是握在手里的牌,他未必真的会打出来。只有粮饷到位了,那些兵权才算真正属于他的。他要的,远不止真定府那几个小门小户的勋贵。天下最肥的一批人,还是在京城。”
  
  “但京中勋贵如今也不敢与他硬碰硬了。”
  
  何良远沉吟道:“他想喝汤,那我们便把锅端走,是谓‘釜底抽薪’。到时候看他从哪里搞粮饷、握兵权……”
  
  ~~
  
  贺家家主贺经曜重病之后,贺家的大权便落在长子贺珧身上。
  
  京中称贺珧为‘贺大公子’,但这位‘公子’时年已四十有七,最大的孙子都有八岁了。
  
  到了这个年岁,贺珧成为家主的心也日渐迫切起来。
  
  “这是何公的信报……”
  
  贺珧接过看了,脸色便有些忧虑,思索良久,便招来他的心腹掌事,何成。
  
  何成来了之后,贺珧便道:“形势不太好,我需要船……老九今日去了哪里?”
  
  贺家有兄弟十四人,分掌家中不同事务。如今唯一还不在贺珧掌控的便只有排行第九、掌管家中海贸的贺琬。
  
  如今京城形势诡谲,贺琬这个时候回来,不由得贺珧不重视,每天都要过问几遍他的行迹。
  
  “他去了笑谈产业园。路上很小心、换了三辆马车,但老朽的人还是跟上了。”
  
  贺珧皱眉道:“他去见了王笑?这家贼!但他久不在京城,如何能轻易获得王笑信任?”
  
  何成低声道:“大爷应该还记得七月时收到一家煤铺所谓的‘计划书’?”
  
  “笑谈煤铺?”贺珧摸着唇上的短须,有些气恼道:“老九与王笑不过是合作过这一桩生意,这种生意场上的一点交情能算什么!”
  
  嘴上虽如此说,他其实是在后悔。
  
  当时那份融资计划书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——不过一个小小的煤渣生意、一个名叫‘王老虎’的无名小卒,也敢找上门跟堂堂贺家谈生意?
  
  再后来,知道王老虎就是驸马王笑,贺珧又有些庆幸,庆幸没有沾上这个灾星。
  
  没想到如今……
  
  情势变得太快,生意不好做啊。
  
  “大爷可别忘了,九爷与王珍当年是同窗好友。”何成又提醒了一句。
  
  “哈,兄弟都要反目,十几年前的同窗?”贺珧想了一会,忽然道:“你说,老九真有那样的眼光,当时便看明王笑能有今日之势?”
  
  何成道:“当时我见那王笑虽不俗,但依然稚嫩。那时他身为准驸马,却还敢让姘头明目张胆地出来谈生意,绝不算老辣之辈。没想到这样一个浑身破绽的人,愣是那么多人都没搞倒他,显然有些运气……至于九爷,那更只是运气好罢了。”
  
  “运气好?”贺珧怒道:“一个贱婢生的东西,在海上漂了十二年都没死。只花了三万两银子就搭上在京中一手遮天的实权人物,谁给他这样的运气?”
  
  何成有些不知如何答话。
  
  那时陆家反应何等快?毫不犹豫就把铁矿甩给王笑,西安城一破就马上将家业移出京城。如今安居南方,又还和王笑合作着北方的几个矿。
  
  九爷的反应也不慢,自己贴上去投银子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