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库 >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> 第203章 小面试

第203章 小面试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依旧是一辆马车等在宫门外。
  
      依旧是王珍与王珠等在车上。
  
      王笑才在马车上坐定,王珠便是叱骂道:“一天到晚的惹事生非,你就不能安生些?”
  
      “二哥你这就不讲道理了。”王笑又诧异又委屈,道:“要不是二哥你送我去当附马,我怎么会惹上这样的事?”
  
      纵使王珠蛮横霸道,一时竟也无言以对。
  
      王珍轻笑起来。
  
      有些事,他心里看得明白。
  
      初时,自己与王珠看王笑是痴呆,想着反正是个无欲无求的,送去选附马也没关系,没想到后来他非但不痴呆了,竟还是个多情种。
  
      附马一事,算起来便是自己与王珠误了这个多情的三弟了。
  
      王珍也知道,对于此事,王珠心中多少有些愧疚。
  
      但再愧疚,也经不住王笑这样老是提起。
  
      提得多了,心劫慢慢便去了,偶尔说起来,便能如开玩笑般一笑置之。
  
      没想到这个三弟却还是个有心的。
  
      果然,王珠便冷笑道:“我不讲道理?你去问问家里上千个伙计,我讲不讲道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二哥你是在炫耀吗?我是你的伙计吗?你讲道理?你向来只讲你自己的道理。”王笑又道:“若不是二哥你给我包办了婚姻,这满京城的女子,我看上谁上谁,半点事也惹不了。”
  
      王珠恼道:“你是兄长我是兄长?啰啰嗦嗦,成何体统?”
  
      “每次就只会拿话压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越来越放肆了,现在还敢和我顶嘴?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吵了一会,王笑才颇为郑重的向两位兄长道了谢。
  
      “谢大哥找关系替弟弟偷粮食。”
  
      “谢二哥替弟弟偷父亲的名单。”
  
      王珍道:“一母同胞的兄弟,没什么好见外的。你沾上昆党,沾上禁酒令,说到底反而是受了我们两个兄长的连累。”
  
      王珠则是表情淡淡的,冷哼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其实,对于王笑而言,今天最麻烦的不是昆党和东厂的案子。
  
      昨天一听说有聚众闹事者反对禁酒令,他便知道是有人要对付东厂王芳。兄弟三人昨夜商议了一晚上,做足了准备,至少自保还是无虑的。
  
      今天最麻烦的,却是自己那点风流债……
  
      多情应笑我啊,早生华发。
  
      此时思及至此,王笑不由垂下头,显得颇为老实。
  
      王珠见他这幅模样,便淡淡骂了一句:“出息。”
  
      “二哥你今天备了酒菜吗?”王笑便抬起头问道。
  
      王珠斜睨了他一眼。
  
      过了一会,他却是又沉吟道:“今夜,想必张永年和邱鹏程都会过来找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今夜?”王笑讶道:“这么急?”
  
      王珍轻笑道:“这是关乎人家一生前程的大事,刻不容缓。”
  
      王珠道:“我与邱鹏程不过是利益关系,大哥与张永年却是真朋友,你向王芳推举张永年为太平司指挥使便是。”
  
      这件事上,王珠并不是在推让什么,而是切实考虑清楚的。
  
      “邱鹏程此人,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,普普通通的一个南镇抚司。我以后在有些事上可能会用到他,才跑去与他结交。至于张永年,却颇有些不同,大哥你来说吧。”
  
      王珍沉吟道:“张兄是军户出身,祖传的武艺练得颇为精湛,为人有义气、处事懂权衡。他家在父辈时就失了田,因此曾经在外留落了一段时间。后来他在蓟镇从军,于李督师麾下立了不少战功,一路升到游击将军。”
  
      “说来简单,但一个没背景的小卒能到这份上,其实艰险唯有自知。京师之围时张兄有些战功,便升至巡捕营都司。但李督师身死……以他的出身,在这京中也找不到靠山,这些年,便消磨过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王笑有些恍然。
  
      怪不得白老虎、羊倌这些人老爱去巡捕营牢里住宿。
  
      “向北望星提剑立,一生长为国家忧。”王珍竟是又吟了一句诗,道:“总之,张兄有守国之心。你若能帮他一把就帮他一把。就算是为了,往后我们王家出了事有个庇护。”
  
      王笑点点头,却是道:“两个都见见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王珍、王珠皆有些诧异。
  
      王珠淡淡道:“邱鹏程许个北镇抚司便也够了,没必要见。”
  
      王笑心中思忖起来。
  
      邱鹏程?那家伙是对自己起过坏心的。这次他手下的千户赵平还反水到钱承运那边去。
  
      这个人,人品和能力都不太让人满意。
  
      但,还是应该见一见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马车缓缓驶入逸园。
  
      客房里,张永年无心安坐,来回踱着步。
  
      在这京城中,他耳目极是灵敏。
  
      文和仁入宫、钱承运下狱、王芳回到东厂……
  
      一打探到消息,张永年便连忙赶了过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