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库 > 邀天阁之阡陌 > 番外 十年生死两茫茫

番外 十年生死两茫茫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金陵城郊有一片空置了许久的院落,十年前被人买下,种上了满院的海棠花。往后一到三四月份,院中的花香便随风散去,飘满了半个金陵城,引得不少人驻足。
  “爹爹,爹爹!”
 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端着一只比他的小脸还要大好几倍盘子,一边扬声叫道一边匆匆往花海深处跑去。
  他看起来约莫十来岁的模样,他有一双过分明亮的眼睛,皮肤白嫩得像是最上等的瓷器,小嘴红润,脸上有挂着些婴儿肥。
  “爹爹!”
  小男孩将手上的食盘放在花海深处唯一的一张石桌上,稚嫩的童音中是说不出的欢快。
  “我按照您说的把东西都做好啦!您看我做的对不对?”
  被男孩唤作爹爹的男子转头,露出了身后的一座精致的墓碑和他的面容。
  男人穿着一身和他的头发一样雪白的长衫,他的样貌看起来却不过三旬的样子。他长得与男孩有些相似,不过要更俊朗一些,不像小男孩还有几分遗传自母亲的明媚。
  楚怀墨朝男孩招了招手,示意他将食盒拿到自己面前,然后从中挑选了一枚糕点浅尝了一口,甜腻的味道立刻在唇齿间蔓延开来,那熟悉的味道让他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。
  他赞许地点点头:“不错,是这个味道。”
  得了夸奖,小男孩立刻高兴起来,眼中明亮的光彩让楚怀墨有片刻的恍惚。
  “那娘亲会喜欢这个味道吗?”小男孩问。
  楚怀墨的目光转向面前的墓碑,指尖扫过刻在碑上的妻子的名字,眼神柔和下来。
  “喜欢,这是她以前最喜欢的味道。”
  小男孩听了立刻熟练地将食盒摆在了墓碑前,然后乖巧地跪在了楚怀墨身边,对着墓碑磕了一个头,神色稚嫩却认真。
  “娘亲,今天是您的忌日,这是无泪特地下厨给您做的,爹爹说您做饭可好吃了,等我长大了也一定会像您一样,做一个伟大的厨子,然后每天做饭给爹爹吃。”
  楚怀墨摸了摸儿子的脑袋,他没有教自己唯一的儿子习武,甚至也没有让他学医,只是自己按照阡陌以前捣鼓出来的几个谱子指点儿子做饭。
  这是楚无泪第一次独立下厨,没想到做出来的东西却深得他母亲的遗传——他已经有十年没有尝过这个味道了。
  父子低声交谈之间,又有几对脚步声从远及近,最后停到了楚怀墨身前。
  “阁主。”
  楚怀墨抬头,就看到了月箫和星芜。
  “我已经不是阁主了。”楚怀墨摇摇头,“月箫,阁主之位我早就传给了你,都已经十年了,你怎么还会叫错。”
  “在月箫心里,阁主永远是阁主。”月箫向着楚怀墨抱了抱拳,神色恭敬。
  楚怀墨摇头,再没有去纠正月箫这个坚持喊了十几年的称呼。
  见楚怀墨不说话,月箫又接着道:“阁主,经过这十年的努力各地的工馆已经全部被我们成功收编,落英……”
  楚怀墨抬手打断了月箫,侧过头看着面前的墓碑。
  “今天不要说这些……不,以后都不要再跟我说这些了,这个江湖与我再无任何干系,我只想在这好好陪着陌儿。”
  月箫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墓碑。
  十年前阡陌离世,楚怀墨一夜白头。安葬了妻子之后,他就用最强硬的手段在阁内推行了早就拟定好的几条规定,无比血腥地彻底铲除了阁中后患,然后将邀天阁交到了自己手上,退位隐世,整日与襁褓稚子和这片海棠花林为伴。
  月箫继位后来这里找过楚怀墨好几次,想要向他征求意见对阁内的一些重大事情做决定。
  可是几乎每一次楚怀墨都对他说的公务毫不在意,每一次来时楚怀墨都坐在这片花林中,要么种花,要么就是像现在这样,对着阡陌的墓碑发呆,一坐就是一天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