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库 > 前方高能 > 第七百三十七章 渡劫

第七百三十七章 渡劫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这会随着宋青小意识控制之下出现的鳞甲并非像以前一样只是光鳞,而是如真正的鳞甲一般,细密交叠,将她身体牢牢包裹起来。
  
      每片鳞甲光滑异常,在雷电光的照耀之下闪着淡淡光泽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她识海之中的‘者’字令灵光一闪,那鳞甲之上顿时闪现朦胧青光,鳞甲之上光华流过,更如加持了防御的力量一般。
  
      因为意昌等人的馈赠,使得宋青小在突破境界并不是十分艰难。
  
      她肉身的强大挡住了力量的冲击,令她在突破分神境的过程中并没有留下严重的伤势,再加上力量的充足,令她升境之后并没有如同苏五所说的大部分独行的修炼者一般,力量枯竭。
  
      充足的灵力使她在面对即将到来的雷劫时,除了极有把握之外,同时还生出几分跃跃欲试之感。
  
      以‘者’字令为浑身鳞甲加持之后,宋青小感应到神魂内的‘兵’字令时,不由目光一闪。
  
      当日从试炼空间出来兑换了这‘兵’字令后,因为引发了她体内积压的魂灵之力,迫于无奈之下宋青小这才开始引导灵力冲击分神境。
  
      时至今日,她还没有试过这‘兵’字令威力。
  
      她神识一分为二,一面仰头注意着雷劫,同时感应着四周情况;一面则是控制着丹田之中胖硕的元婴。
  
      只见那元婴晶莹的脸颊之上露出严肃至极的神色,双手结印:
  
      “我心即禅,成佛成圣!破!”
  
      秘法术诀在元婴念出口的刹那,丹田之中的灵力大量涌向元婴。
  
      那元婴一吸入灵力,身形疾速膨胀,金光涌出宋青小体外,顷刻之间那元婴便化为一个身高五、六米的巨大金影,目露凶光,出现在宋青小头顶上方,将她身形完全护在那金影里面。
  
      此时半空之中的雷电将云层爬满,如攒动的长龙,从云层的四面八方往中间‘嗞嗞’齐聚。
  
      那‘z’形闪电撕开的天幕最深处又涌出更多紫色的电弧,随着‘轰隆’一声炸雷声传开之际,所有闪电汇聚,合为一束,‘咔嚓’一声往宋青小所在方向劈落下来!
  
      整个星空之海都仿佛被这条闪电照得如同白昼,电弧将空气灼烧出古怪的味道。
  
      那股雷电尚未落下,但威压已经先至,狂猛的气流吹灌而下,仿佛想要压迫得她无法动弹!
  
      宋青小升境之后遭遇雷劫洗礼是第一次,但诛天剑之时她便已经见识过这雷劫威力,再加上有苏五之前的提醒,此时一见那雷电挟天威疾猛扑至,她舔了舔嘴角,仰头往天空看——
  
      银光将她的脸照亮,那双眼眸此时已经化为暗金之色。
  
      ‘兵’字令所昭出的金影面上露出凶悍至极的神色,面对闪电不避不躲,双掌握拳,运足力量往天际一推——
  
      ‘咔——嚓——!’
  
      ‘轰!’
  
      雷电劈落下来,银光将金影笼罩,两股力量相碰,发出尖锐至极的声响,接着像是万物哑然,所有声音全部消失,两种灵力化为汹涌澎湃的气流,如海啸般往四周席卷而开!
  
      星空之海的结界被这凶猛无匹的力量冲撞,仿佛时空扭折,先是‘嗡’的一声鸣响,继而便如失去所有声音一般。
  
      银光与金芒相交织,所到之处将所有的颜色都覆盖。
  
      气流如水波纹路,荡漾之处将地皮、树林席卷。
  
      这会儿的星空之海外围,帝国的世家已经在此地驻扎了将近三年!
  
      从当日星空之海出现异象,惊动了世家联盟之后,经长老议会商议,决定派遣世族,驻守在边界之门外。
  
      驻守的人每月一换,从世族联盟之中调派。
  
      顾春行翘了一双二郎腿,靠坐在一块冰块上,召出了一对板斧,爱惜的擦拭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一个面目阴沉的男人坐在不远处,有些嫌弃般的看了她一眼:
  
      “你不要一天到晚像个女变_态,天天没事儿就将你那法宝掏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再变_态能比得过你们范家?范家一窝怪物,由老到少,常年跟阴尸、鬼魂打交道,都心理扭曲变_态。祖宗死了都不得安宁,尸骨埋了还要被挖出来,炼成法宝随身携带——”她故意停了半晌,接着才‘嗤’的笑了一声:“这就是我的祖宗与我同在!”
  
      顾春行头也不抬,便反讽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论伶牙利齿,她绝对不输任何人,甚至在世家之中,她嘴皮子之贱,其名声甚至远在她实力之上,令人忌惮。
  
      今日这挑事儿的阴沉男人也是不知为何,总觉得心神不宁,感觉像是即将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。
  
      所以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便故意挑衅,想与她打上一架,发泄心中的不安。
  
      但饶是他有意找茬之后已经对顾春行的嘴贱程度有一定心思准备,可真正听到顾春行的话时,依旧不由一股无名火涌了上来——
  
      这女人的嘴真的是世界上最恶毒的,比魏家的毒还要恶上百倍不止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顾家都快绝种了,还在这有空关心别人家的事?”那神色阴沉的男人强忍怒火,反唇相饥:“我劝你从议会退休嫁人,早点招个窝囊废生孩子传宗接代,免得顾家就此断传!”
  
      他说完这话,便痛快无比的看到顾春行的脸色阴沉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她停止了手中擦拭那板斧的动作,如同被戳中了痛处一般,将手中抱着的板斧往地面一扔,那斧头‘哐’的一声劈进冰砖里面,手柄兀自晃荡不停。
  
      神色阴沉的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,站了起身来,等着她发出挑战。
  
      “嗤!”
  
      只是半晌之后,顾春行发出一声讥笑,恢复了漫不经心的神色:
  
      “听说,范河洋那老怪这一次肉身死在了神狱试炼之内,仅剩阴魂残活下来?如今范家几个还在想办法保他阴魂稳定,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吧?”
  
      她的话令先前还兴奋的男人顿时一愣,接着她转过了头来,又说道:
  
      “除了范家那几个老怪物外,新生代可没几个人才,范河洋应该是年轻人代中,最有潜力接任族长之位的候选人吧?”
  
      少女像是幸灾乐祸一般:
  
      “如今他这一死,新生代可算断了层,有句老话是怎么说来的?”她故作苦恼一般,偏头想了想,接着露出恍然大悟的夸张神色:“哦———”
  
      她故意停了停:“唢呐一响,爹娘白养!范家那几个老怪物白费一番心血,这会儿应该锤胸顿足,咬牙切齿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敢对我范氏族祖不敬……”男人气得要死,顾春行却并不将他看在眼里: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