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库 > 红男绿女 > 大结局 无恶无善 唯愿君心知我心

大结局 无恶无善 唯愿君心知我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时阳光,灿烂而炙热,就像杨伟的眼光一般!

    虎子开着是自己的那辆越野,停车场地,另一辆车,一辆精灵,红色的精灵,车旁款款地站着两个女人!没有意外的是周毓惠来了,而有意外的是江叶落来了!两个人,都正笑吟吟地看着杨伟和虎子两个人打滚!

    确实很像一对姐妹花,江叶落依然那样青春逼人,梳着马尾妆,胸前挂着相机,还是一副即时采访的样子。/www。qв5。c0м周毓惠一身洁白的裙装,披肩的长发留起来了,仿佛夏日里的百合,没有妖娆,却忍不住让人砰然动心!笑着,俩个女人都笑着!看着杨伟默默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虎子一骨碌爬起来,拍拍屁股,凑上来嘿嘿笑着:“看傻了吧?多长时候没见女人了?看……看,看女人也不能这么淫呀?”

    杨伟咬着嘴唇,指着虎子的鼻子低声叱着威胁道:“警告你,滚远点,别当灯泡啊!”

    然后是大手一把一抹把虎子抹过一边,一转身,又是一脸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叶子,毓惠,你们怎么来了?”小跑着的杨伟问着,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我陪惠姐迎接你呀?”江叶落笑着,揽着周毓惠,却是猝不及防地推了一把,周毓惠不由地向前迈了两步,差点和杨伟撞个满怀。回头嗔怪地看着江叶落一眼,叶子干什么,从来都是直来直去,冒冒失失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谈!……姐夫,我可给你又带来个姐啊,别辜负了哦!”

    江叶落依然是大大咧咧,揶揄地笑着,拍拍杨伟的肩膀,笑吟吟地走了,挥手叫虎子,两个人进了培训中心的门厅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……这怎么回事?他们?他们不认识啊!”杨伟诧异道。倒不奇怪江叶落大咧咧地样子。反倒奇怪虎子和江叶落这么熟稔。居然和虎子像哥们一般肩并肩进了培训中心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大连认识地。后来叶子到凤城被虎子一碗拉面折服了。去了几次凤城都是虎子招待地。又是你地兄弟。他们就成了好朋友!”周惠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大连?”杨伟惊讶了句。

    “韩姐结婚了。三月份结地婚。我和虎子、江记者还有林家兄妹都去祝贺了。”周惠道。盯着杨伟地眼神。

    “哦!”杨伟应了声。

    “你很失望?”

    “失望,为什么失望?不挺好地嘛?她有了归宿,我该为她高兴才是!她有权选择自己的幸福,她觉得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。”杨伟笑着,笑里涩涩的,不过看样话里倒是真是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姐走了!去了法国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两个人,在这一句之后静默了!

    场面,好像初见,乍见之后的兴喜之后有点尴尬,杨伟没来由的有点讪讪,仿佛还有点手足无措,周毓惠静静地站着,想了半晌才轻轻地问了一句:“你……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看呢?吃得好、睡得好、身体恢复的也好!”杨伟笑着,不无惬意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都结束了吗?”周毓惠轻轻地问。

    “是一个结束也是一个开始。”杨伟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了判决书,递给了周惠。

    周毓惠展了纸看完了,长舒了一口气,缓缓地说道:“卜离被判了十年、伍利民被判了十五年、六儿也自首了,他们交待出了一个盗车团伙,免予刑事处罚;你被判一年缓刑……也许这个结果,应该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吧。”

    杨伟,接过了周毓惠递过来的判决书,笑着说道:“走走吧,这里景色不错!”

    俩个人,肩并着肩,散步在培训中心地林荫道上,只听得见轻轻的脚步声!

    “告诉我点外面的事,我躺了两个月,又被禁足了七个月,每天就在这个小院子里那里也去不了。外面发生了什么,我一点都不知道,你们不来地话,我都准备跑着回去了。

    ”杨伟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嗯!……发生了很多事,姐走的时候找过我,你托她寻访锤叔前妻的下落,她查到了,我去找过她,返城后她在省城一家小学当了几个保管,现在已经退休了。”周惠说道,先自提到了最关心的一节。

    “那他们?”杨伟一听,来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他们合好了,锤叔没有再娶、张婶也没有再嫁,毕竟还有锯子这么个亲生儿子,我牵地线,把他们又牵到一块了,现在都在拴马村,天厦集团和拴马村达成了协议,拴马村的路修好了,新村已经开工建设了,我来的时候去过拴马村,我没告诉他们你要出来!要告诉他们,估计又得来一群人。”周惠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……哈哈……老树开花了,老锤这下有得乐了……牧场还好吧?”杨伟也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牧场一切都好,今年羊群已经增加到了829只、大牲畜365头,存栏的猪在235口,今年种了五百亩玉米,滩地和林间空地套种了四百多亩花生,今年的收成应该不错,秋后再收一部分山货,再有一年,应该能收回投资成本了!对了,大憨媳妇生了个胖小子,七斤六两,七婶取了个名字叫肉墩,二憨五月初九结婚了,你一直没消息,结婚的时候他都秧秧不乐……今年牧场结婚地有十几对了。”周毓惠如数家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……二憨再生个胖小子,就叫肉蛋,肉墩、肉蛋……哈哈……七叔七婶,这下乐歪了吧。”杨伟开心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……还有,轮子、六儿,现在都在北京,俩人都在考汽修技师!小伍元回凤城了,他帮着我经营饭店;煤场现在经营很平稳,不过大不如从前了,现在煤炭销售管理很严格,普遍都开工不足,现在和煤运公司联营,准备年后组建一个型煤加工厂,现在有瑞霞和金村长帮着我经营着,型煤厂建成后,能解决一百多闲散劳力!不过大股东现在是煤运公司!我们算半个国营的!”周毓惠道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……这样金老头就不用再上路当车匪

    ,瑞霞?怎么,你不要保镖了?”杨伟诧异地问了句

    “心里不安,那里都不安全,心里安宁,那里都是安全的!”周惠淡淡地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说得好,悟透禅意了。哈哈……其他人呢?金刚这小子没惹事吧!?”杨伟笑着。

    “金刚一直在牧场,准备开始收山货了,我听说他好像谈了个沁山姑娘,正在热恋中………三河被武局长召蓦走了,竹林山那次雪地救援让省队很开眼界,武局长专程去沁山找三河,本来三河不愿意去,武局比你还会说,他说要救很多像卜离、利民和卜弃这样的人,要救很多像他大哥这样的人,后来三河带着他们兄弟们就跟着武局长走了,狗王和他地狼犬,现在为缉毒总队服务,我听说他培养的缉毒犬和救援犬,已经立了一个三等功了。卜弃从北京回来后,一直跟着三河。”周惠说着,也是觉得十分的释然地高兴。

    杨伟道:“哎,老武的眼光很毒啊,挣捡大便宜……好好……也算他们都有个好归宿了。”

    周惠一听,也有点意外:“是吗?我还以为你会不高兴听到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跟着老武,总比跟着我混强。你别看三河不吭声,其实是心里做事呢,人人心里一杆秤,好坏他自己知道。不过这小子挺贼地,呵呵……没准早瞄上小卜弃了,他们要成一对,了了我一大桩心事。”杨伟说了句,很高兴听到这些。

    周毓惠看着,好像也跟着高兴,又说了句:“对了,傅红梅来过了,知道你的境况她并不担心,她说她哥心地一向善良,是个好人,好人会有好报地。他说等你出来,她要去牧场看你,你答应过她的……你一直没消息,她第二次来,我陪她去牧场玩了两天,你这个妹妹很关心你啊。她说将来你有了孩子,她来给孩子当家庭老师!你帮了她很多,她一直想找个机会帮你做点什么!”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干什么?”杨伟饶有兴致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杭州应聘了一所大学的教师,对象也是这所大学的老师。”周惠说着,悄悄地觑了杨伟一眼,不过并没有发现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…好……什么时候看看妹夫去啊!”杨伟笑着,一连串的消息仿佛一件比一件都好。

    “还想知道什么?为什么不问问林家兄妹。”周毓惠突然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我知道他们很好。”杨伟笑着,笑得很神秘。

    “他们当然很好,我还为你进去了,所有的后招都结束了,没想到你的后手绵绵不绝,即便是进去了还留着后路。林国庆成立了一家创投公司,通过上层和市政府的关系,兼并了已经欠债累累被清算地前锦公司,表面上看他承担了前锦公司清算后的两千多万债务,给地方银行解决了一个大难题;可实际上,他同样得到了荆楚化工的债权,通过法院地调解,从荆楚化工得到了四千七百万的尾款,其实算起来,还赚了差不多三千万。这出戏直到上个月才落幕了!你才是最大的赢家,他们兄妹俩人,对你佩服的是五体投地啊!……从一开始,你就已经把收尾地工程都算计好了。”周惠揶揄地说着,好像话里还有嘲讽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虽然不合理,虽然有点卑鄙,不过合法,只要是合法,别人就无话可话。再说了,我并无法预知自己的未来,这次出事,我没准蹲上三年五年,想少受罪,少蹲两年,就得多掏钱。法律以外,有很多人为的潜规则在作樂,不遵守还不行!卜离、伍利民虽然伏法了,可他们还是需要钱!钱不代表全部,但没有钱还是不行!我没别的本事,只能靠这件事顺手牵羊了!………其实我很尊重中国法律啊,很有人情味,只要不是死刑,死缓能送成无期、无期再送就成有期了、再送送,一个死缓没准十年出头就能出来……我不介意当个穷人,可我在办该办的事地时候,我总得给自己留点资本、留条后路吧。不过这次,我可要真退休了。”杨伟摇头笑着,这些事,或许瞒得过别人,却瞒不过精明的周毓惠。

    周惠的口气缓下来了:“我没有说你不对的意思,在生意场上大鱼吃小鱼、小鱼吃虾米的事很正常!不过你和任何人都不同,林国庆总资产不过七百多万,你指挥着这只小虾米啃了一条大鱼!………很大快人心!他们也是我地仇人,我母亲上访告状四处碰壁,其实就是张民生这个人在使坏,从当长平的公安局长一直欺压了我们母女十几年,如果不是你,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搬倒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,没有谁是无辜的,我虽然快意了,但在很多人眼里,我也许是个十恶不赦地人!赵宏伟是个毒枭,死有余辜,可在他妻子女儿眼里,却是一个好人,是世界上最好的人!善善恶恶到了终了,都没有善恶可言了。韩雪走地时候说得对,我该为自己打算了,我不能胡混一辈子。所以我需要一笔钱退休,只要合法,没人能把我怎么样!”

    杨伟感叹着,这一次的感悟更甚于任何一次。

    “我见过叶子爸爸,你地观点好像和他的观点很相同,他说这辈子最大的循私枉法就是放过了你,可又不得不放过你!你不但救了很多人,包括叶子,而且还铲了毒窑,挖出了全省最大的一个毒枭。他知道你罪,可放过你了,反而让他觉得很坦然,即便是枉法了,也很坦然………他评价说,你的一半是英雄、一半是枭雄!一半是善、一半是恶!”周惠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错了,英雄和~雄都免不了悲剧落幕,英雄和枭雄,我都不是,我宁愿当个狗熊,你不是说我是会钻桌底的狗熊吗?从今天开始,我要当个晴天晒太阳、雨天钻树洞地狗熊。”杨伟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周毓惠笑而不答,却是回忆起了杨伟在拴马村钻着桌底捣乱的景像,不禁莞尔一笑,也许,杨伟自己对自己才有着最切实的评价。他地生活,除了他自己,

    价不了。

    “对,你呢?你怎么样?”杨伟突然转了话题,也悄悄地觑了周毓惠一眼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